激烈竞争下的工作

激烈竞争下的工作

 

Rosoboronexport副总经理谢尔盖.高列斯拉夫斯基在Echo of Moscow广播电台直播节目中介绍了公司的合同以及制裁情况下的工作。

——不久前俄罗斯参加了印尼班加罗尔航空展(Aero IndiaRosoboronexport从这次展会中有什么收获?

——我们对这个展会十分熟悉,展会在印度尼西亚举办,而该国是世界军用民用产品的最大的订货方。因此该类产品的主要供货方一直十分关注该展会。本次展会是第十届,恰逢展会十周年,因此来自不同国家的55多个代表团参加了本次展会。

俄罗斯方面,也就是我们,也积极参加了本次展会——军事工业综合体的40多家企业展示了自己的产品。展会期间举办了多种类型的活动。在推动军事技术合作的经济利益方面,展会是我们工作中广泛采用的有效营销手段。一年中我们大约参加了15-16场国际防务展会。

——作为展会的常客,您怎样看待类似展会呢?您将在那里展示什么?规模如何?

——该类展会场面壮观,规模巨大,是一场航空秀。在印度,大型航空活动总会引起极大的兴趣。今年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ЯкорьNarendra Modi)出席了展会,而通常这是由国防部长出席的。总理在自己的发言词中提到,目前展会中不仅只是涉及合作,还会涉及许可的购买。

我们也准备在印度企业研发生产完全符合要求的产品。由国企和私企完成生产工作,甚至以他们为工作重点。

我想要提一下本次展会的精彩之处。在开幕式上,天空中盘旋着我们生产的苏-30飞机。这些飞机是印度购买的我们的产品。俄罗斯产品在开幕式上十分抢眼。

——如果由印度总理为展会揭幕,那么展会的地位提高很多。这将怎样改变我们的合作?

——我们在展会上介绍了对空防御领域和航空领域的所有资源。相关介绍在Rosoboronexport展台及其他俄罗斯企业的展台上以视频宣传片的形式播出。在印度的类似展会上我们可以不展示实物,仅仅展示资源, 因为印度国家装备中已经拥有这些产品。同时也会展出实物,例如今年展出了发动机样机。

目前,我们在展会上已经设法迈入地区交往水平,成功与印度多个邦的负责人保持往来关系。他们对于在自有平台生产不同类型的军民两用,甚至是军用产品很感兴趣。

——航空领域的合作研发指的是什么?

——这首先指的是第五代战斗机建造项目。今年我们将着手设计制造文件的联合拟定工作,进而确定试验样机的参数,样机的试验等事宜。该项目目前正处于推进阶段。

现在我们开始讨论在印度制造卡-226直升机的可能性。去年12月,弗拉基米尔.普京访问印度期间,在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会晤中,双方已经就该问题进行了磋商。

有关多用途运输机的生产项目也在拟定过程中。这是远途运输飞机,设计概念接近于改良后的伊尔-76运输机。

——我们为什么要与印度一起进行共同设计?

——这是由于时间问题。这也是俄印两国工业发展和军事工业综合体发展所带来的结果。印度正在积极发展本国的军事工业综合体。现在,共同设计已不仅是趋势,也是大部分订货方的要求。对于印度、中国及拉丁美洲国家,“单纯出售”的原则已经不再有效。

——请问,第五代战斗机不是指PAK FA吗?第五代战斗机与PAK FA没关系吗?

——它还有另外一个名称——第五代战斗机。这不是PAK FA。然而,据我所知,在印度制造新一代飞机所采用的工艺技术是以该装备的工艺技术为基础的。有关技术方面还有很多可作介绍,但是目前并不方便过多透漏。

——印度仅在我们这里采购吗?

——长期以来,印度都在开展扩充军用产品的招标活动。我们认为,当前政府只会扩大和加强目前的招标活动。顺便说一下,今年是俄印两国军事技术合作55周年。55年内,我们为印度提供了400多亿美元的产品。而当前印度50%的供货也正是俄罗斯制造。

——印度在不久前拒绝了法国飞机Rafale。此时俄罗斯可以给印度何种支持?

——就我所知,印度方面拒绝Rafale的决议还未通过。但是该消息正在传播。决议取决于印度政府。如果通过了不利于Rafale的决议,我们准备提供苏-30MKI或者已参加招标的米格-35。

——如果选择了我们,这对我们是否有利?

——当然利于我们,这是个大订单。开始就是价值70-80亿美元的合同,100多架飞机。

——当我国制造的传统产品在全球武器和军事装备市场达到饱和后,俄罗斯国防工业将如何运转?这会不会发生?

——这个过程是永不停歇的,只要国家存在,加强国防能力和保障民族安全的常规任务就存在。当前正呈现出扩大军事装备的市场趋势。

是的,我们当然在去年成功完成了计划任务,相信今年也会照常完成,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市场的某些前景,而我们应当利用这些前景以推动前进。这就是采取更加积极的营销策略,更灵活更有效地利用一切机会。在世界市场上推出建立我们军事工业综合体的新型产品。

Rosoboronexport去年生产了一系列产品,目前我们也在积极完善。其中一个产品是安保系统,该系统已在索契冬运会上成功使用。该系统包括不同单元,有防空设备、“安全城市”系统、通信系统等。目前我们也在积极同准备举办奥运会的巴西就该问题进行交流,我们希望在今年签署“铠甲”系统的出售合同。这是我们未使用的资源之一,使得我们可以展望未来。

——我们之中哪些公司还涉及这样的综合性解决方案?

——在我们俄罗斯某些公司和企业具有“智慧城市”的特色业务。我们的目标是Rostec旗下Ruselectronics控股公司研发的技术。顺便提一下,Rosoboronexport不仅是Rostec的一部分,它还在国外作为万能中介代表俄罗斯的军事工业综合体。

——请介绍一下俄罗斯参与建造印度Vikrant航空母舰的相关情况。

——是的,我们确实参与了航空母舰上航空运输设备项目的设计,这是2006年的合同。随后签订了目前正在履行的合同:在该航空母舰上改装航空运输设备。目前印度方面并未谈论到是否会采购我们的直升飞机。然而我们十分期待对方能够购买我们的产品,尤其是已经升级完善的,具有改进性能的卡-31直升机。之前的该型产品已在印度使用。我们还考虑向印度提供米格-29战斗舰艇队。

——是否有望向印度供应我们的“伊尔”系列飞机?

——我们知道,印度正在使用大量不同型号的俄产伊尔-76飞机。目前我们正在生产改进后的机型,名为伊尔-76MD-90A。这几乎更新了70%的航空设备,加强了发动机性能。对于将这些飞机推向印度,我们具有浓厚兴趣,因为这些飞机是过去机型的继承者,因此飞机可在印度更加有效地工作。

——俄罗斯还参加了不久前在阿联酋举行的IDEX军事展会,请介绍一下相关情况。我们展出了哪些产品?

——事实上这是全球最大型展会之一。尽管这是个中间展会,主要展出了陆军用的技术装备和武器。展会上我们展出了“菊花-C”反坦克导弹系统的实物样机。我们还带去了一些针对地方代表以及其他国家的宣传片。“菊花-C”安装在BMP-3 步兵装甲战车上,而阿联酋正好目前具有大量BMP-3。因此我们考虑首先向阿联酋推荐该综合设备。为了顺利将实物样机运往展会,我们还承担了材料成本。

——在近东目前有许多我们制造的技术设备,那里很多地方存在战争。这是否对你们在展会上的工作以及将企业制造的技术设备运往那里有所影响?

——当然有影响。我们在约50个国家有代表处和Rostec的代表处。它们主要致力于解决军事技术合作问题,坦白的说,我们代表处在近东的许多国家工作进行得非常吃力

——我们有一些像埃及和伊拉克的合作伙伴,早在苏联时期就已开展合作,目前双方合作进行的如何?

——目前,这些国家是传统合作伙伴,都是大客户。目前正在满怀期待并诚心诚意地进行磋商,主要针对恢复双方的合作关系。

——您是否由于制裁而受到干扰,对方是否将木棍放入了车轮中?

——我已经说过,尽管从去年开始形势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我们Rosoboronexport以及俄罗斯整个国防工业综合体完成了该年的计划任务。我们在竞争日益激烈的条件下工作,在世界特种产品市场上争得一席之地。这是个长久的过程,并且就某种程度而言它也是自然的。我们所说的是公平竞争。

制裁并未给我们的计划带来损失,我们完成了所有计划。更重要的是,去年我们签署了超出前年20多亿的合同。然而,由于制裁,我们需要在更苛刻的条件下工作。但是我们与每一位订货方一同解决这些问题,并且我们履行了自己的义务。制裁制度产生了“反效果”而变得对俄罗斯有利:潜在订货方对于俄产军事技术设备的兴趣变得更具实质性,同时也更广泛。

对于我们的竞争对手,在这些制裁的背景下,我们针对主要订货方进行了逐点处理,目的是在军事技术领域开展合作。去年我们顺利完成任务,今年我们期待取得新的成绩,而且目前整体情况不错。Rosoboronexport的订单额约为380-390亿美元,这使我们坚信:我们今年将会完成计划任务。

——目前Rosoboronexport最期待哪一场展会?

——我们一直在为针对我们的展会时刻准备着。今年将会有传统展会——莫斯科国际航空航天展览会(MAKS)。6月国防部将联合Rostec和Rosoboronexport举办“军队-2015”国际军事技术论坛。论坛将在库宾卡举办,届时将邀请国外代表团。

——今年最重要的合同是哪一份?我们将给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什么产品?

——我认为是给秘鲁提供米-171SH直升机。截至年末我们将供应24架直升机。这是与该国最大的合同。合同还规定提供创建该机型维修中心的技术支持。